欢迎访问夏之旅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《束绳师》第60章 一人一猫的故事

时间: 2019-06-01 | 作者:小佛讲故事 | 来源: 夏之旅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《束绳师》第60章 一人一猫的故事

  人与动物的感情往往更加单纯,没有功利,没有背叛,你对它好,它自然也会对你好。

  对于老人要送猫最后一程,陪其过完头七,我虽然有些疑惑,动物死后也能回魂?但随后想想,我也能够理解了,这也许是他心中的一个美好念想罢了。毕竟小咪走丢之后,我为此闷闷不乐了一段时间,即便是现在,也会时常想起它。只是老人说这猫救了他九次性命,让我非常好奇,于是问道:“能跟我说说吗?”老人微笑着点了点头,给我说了一个故事。五十年前,有一个出生在山城的青葱少年,名叫陈兴华,他朝气蓬勃,响应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的号召,带着知青介绍信,与同伴一起,背着行囊,一路坐火车、汽车、马车,来到一个叫柳溪公社的地方。柳溪公社不是他们的目的地,报了道之后,他们还步行了十公里,来到永和大队。土坯房,茅草屋,简陋到不能再简陋的生活环境,并没有让陈兴华和同伴们士气消沉。反而广阔的农村天地,让他们斗志昂扬,发誓虚心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,努力完成各种磨练,最终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才。白嫩的双手长满了老茧,皮肤被晒得黝黑,陈兴华他们依旧乐观,积极参与劳动生产,欢声笑语和汗水洒落在田间地头。那时的快乐非常简单,哪天大队食堂的饭菜中,多出来的一两块肥肉,能让他们高兴一整天。

  这种简单快乐的日子陈兴华过了两年。有一天大队收工,陈兴华扛着锄头走在最后面,无意中发现一只黑猫躲在大树底下哼哼唧唧的。他走过去才发现,黑猫的后腿受了伤,正流着血,非常虚弱,他没有多想就决定帮这只黑猫。在农村生活久了,他认识一些止血的草药,摘了一些用嘴巴嚼烂之后贴在黑猫受伤的腿上,并做了一些简单的包扎。血是止住了,但是黑猫明显没有自己觅食的能力,但那时都是在大队食堂吃大锅饭,没有自己开火的,陈兴华自然也没有食物喂养黑猫。于是他从大队食堂收集一些饭菜,拿来喂养黑猫。当然,这一切都是他背着同伴们偷偷做的。之所以不敢光明正大,是当时的环境所致,物资紧缺,所有食物和生活物资都得分配,没有像现在食堂有大量饭菜被浪费的情况,大家伙恨不得把碗舔干净。有时候收集不到饭菜,陈兴华会下河摸些鱼虾给黑猫吃,就这样黑猫的伤势慢慢恢复,跟他也越来越亲昵,在辛苦劳作之余,给他增添了许多快乐。只是这快乐没有延续多久,陈兴华私养黑猫的行为,被同伴举报了,举报他偷拿大队食堂饭菜,满足自己个人私欲。这是挖社会主义墙角呀!问题很严重,大队连夜开批斗会,有些人甚至给他还多安了个罪名——有资本主义倾向。意思是说他向往资本主义奢侈糜烂之风,在别人都没有吃饱饭的情况下,竟然还有心思喂养私宠,典型的资本主义作风。要不得!就这样,陈兴华成了反面典型,干着最苦最累的活,吃着最少最差的伙食,一到晚上开会,还要得上台检讨,还必须得深刻,不然不让他睡觉。身体上的折磨对于陈兴华来说,咬着牙还能够坚持,而精神上的折磨,让他难以忍受。特别是他被大多数人孤立,没有人愿意跟他有说有笑,甚至没有人愿意跟他一起干活。他就像是传染病一样,别人唯恐避之不及。好在黑猫已经能够觅食,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会过来找他玩耍。一人一猫,再无他人,皎洁的月光洒落在他们身上,只有在这个时候,笼罩在他身上的孤独感,才得以缓解一些。

  陈兴华变得寡言少语,心事重重,有一次在山上砍柴,因为心里想着事,一不小心摔到山崖下,受了重伤,不能行走,加上没有同伴,真是叫天天不灵,叫地地不应。他以为自己要死了,万万没想到那只黑猫找到了他,并且带来野果,还有鼠肉之类的食物。有了黑猫提供的食物和陪伴,陈兴华在山崖底熬了三天三夜,终于被大队派来寻他的人找到。这是黑猫第一次救他的性命。如果故事到了这里,我会认为是个十分感人和温馨的故事——人与猫在那个特殊的环境中,不离不弃,令我这个唯一的听众动容。但我知道故事远不如此,还有后续,于是没有打扰老人说话,安静当好一名听众。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其实不尽然,陈兴华就不是。他的处境依旧不变,还是领导眼中的反面典型,还是没有人愿意跟他说话,还是被别的知青和社员孤立……甚至,在他伤势没有完全康复的情况之下,大队领导就让他下地干活。当时是春耕时节,要下水田栽秧,当地有句俗话,栽秧别躲雨,打谷不歇凉,意思非常明了,栽秧的时候就是下雨,也得干活。陈兴华身体本来就不好,加上连续淋了几天的雨,他感冒了,并且引发肺炎。以当时的医疗条件,肺炎已经算是大病了,如果不及时治疗,会死人的,按常理,病人得紧急送往医院。但是他在大队本来就不受待见,还是有“罪”之身,医院自然是不会送去的,浪费资源。大队随便找了个赤脚医生,抓了些草药给他喝,放了他几天假休息,就不再管他了。一周时间过去,陈兴华病情没有一点儿好转,反而更加严重,刚开始还能吃一点儿东西,后来只能喝一些流食。他变得越发消瘦,眼睛都凹下去了,咳嗽的时间越来越长,跟他一起住大通铺的知青看见他的样子都害怕。于是他被大队领导找人抬到村外的草棚一扔,意思已经非常明显,任他自生自灭。

  就在陈兴华已经绝望的时候,那只黑猫再次出现,同样是带来了食物,只是……他已经吃不下了。他知道自己这次离大限不久了,盯着黑猫那深邃的眼珠说:“小黑,谢谢你来陪我走完最后一程,有你在身边,我没有那么害怕了。”“人啊总是要死的,我死后你别难过,去找个伴,别一直单着了,有同伴陪着,总是要好一些的,孤独的滋味,真不好受。”“对了,我求你办件事,我死之后,是不指望他们能拿棺材来装我,能有张破席子就不错了。”“所以拜托你帮我看好坟墓,别被耗子打洞把我给吃了……”陈兴华说到这里,黑猫喉咙发出低吼,胡须都翘了起来,似乎很生气的模样。知道这是黑猫舍不得自己,他很是苦涩地笑了笑,说:“小黑,我也不想死呀,但是……咳咳咳……”他咳得眼泪水都流了出来,胸腔似乎要炸裂,他再也说不下去了,眼皮越来越沉重,他一点儿不想睡觉,但是已经由不得他了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睁开眼睛,吓了一跳——他竟然看到自己躺在稻草堆上。愣了半天,他才反应过来,知道自己已经死了,他之前听老一辈人说过,说人死后,黑白无常会勾取死者的魂魄到鬼门关,牛头马面负责看守,接着四大判官赏善罚恶,善人的魂魄会七天之后回魂,也就是回来再看一眼家人,之后到孟婆处喝一碗孟婆汤,忘掉前世记忆,就可以重新投胎做人。而恶人的魂魄,没有回魂的待遇,直接投入十八层地狱中。他以为这些是老一辈人劝人向善的说辞,但当一黑一白两个影子朝他飘过来的时候,他明白这是真的。自问自己没有做过什么恶事,但他还是有些忐忑。这时一直守在他旁边的黑猫站了起来,它全身的毛炸开,冲着那黑白两个影子不停地狂吼。一个声音飘来:“畜生,你要用你的命换他的命吗?”黑猫紧紧护着陈兴华的魂魄,一步没有退缩,双方僵持了一会儿,另一个声音飘来:“如你所愿。”话音刚落,黑白两个影子消失不见,陈兴华的魂魄又回到自己的身体里。三天之后,他的肺炎神奇地消失,当他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,别人以为是见到鬼了。

  老人的故事说到这里就停止了,他咳了起来,我给他倒了一杯水,转头看着用白布裹着的黑猫,沉默了半响。我可以肯定,故事中的陈兴华就是我旁边的这位老人,而那黑猫,就是我眼前被烧焦的猫尸。活了五十几年的猫,虽然还远远谈不上成精,但也是非常难得一见,结果就这样被董嘉豪他们这些混蛋活活烧死。老人取了他们的魂魄,真是一点儿不冤呀!我起身取了三支香点上,对着桌子上的猫拜了三下,插在香炉上之后,说:“陈老爷子,有什么我能做的吗?”老人咳完,喝了一口水,说:“猫有灵性,其命有九,人只得其一,故猫之灵性,殊非人类可及耳。”我明白老人的意思,说:“我知道你对小黑的感情,所以不会提任何要求,那三个混蛋是罪有应得,我单纯只是想为你们做些事情。”老人看着我半响,随后笑了起来,说:“谢谢,如果不嫌麻烦,能来这里陪我三天吗?”“一天两个小时就好,我想把我和小黑的故事告诉你,我怕再不说,就没有机会了。”“可以。”我毫不犹豫答应下来。

  :图片来源于网络

文章标题: 《束绳师》第60章 一人一猫的故事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umleague.com/meiwen/yuanchuangmeiwen/154873.html
文章标签:一人  故事  束绳师

[《束绳师》第60章 一人一猫的故事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